像光的孩子-非典型憂鬱症治療

By: | Tags: , , , , , , , , | Comments: 0 | 八月 22nd, 2018

光的孩子?

在十七歲的時候,因為沈重的功課壓力和自己的好勝心,越來越負荷不了學校的課業。高二下學期剛開學,我便開始三日家門不出,拒絕去上學。

當我在發病的時候,總是莫名的焦慮,整個胸口緊成一團,完全坐立難安,常伴隨著失眠,終日心情非常的不穩定,鄰居還懷疑可能是卡陰,需要收驚。當時我的導師認識楊紹民醫師,於是,我便被媽媽和老師帶到了楊醫師面前。青少年的我,個性非常敏感纖細,大家都知道所以不敢在我面前把話說的很直接。遇見紹民(五年後我這麼叫他),這個有夠奇怪又好像很懂我的醫生,經常說出直接但扣入我心中的話。

根據專業說法,我的狀況是所謂”非典型憂鬱症”,我最大的痛苦是,我適應不了這個世界,也很難活在當今的體制下;而我內在又很清楚的知道,為了逃避,「我」創造了憂鬱症,以便讓自己流動壓抑的情緒,有正當理由可以讓自己任性的哭、大吵大鬧,不用負責任。碰見紹民時,我的人格無法統整,甚至是分裂傾斜的。

有一個正在生病的我,正在演戲。

也有另一個我,彷彿知道這只是個過程,很努力的要讓自己振作起來!

我讀過很多身心科書籍,上網查了非常多疑難雜症的資訊。曾經為了失眠,求助過一般精神科醫師,可是傳統的醫師,只能開藥給我吃,只能安慰我,卻無法告訴我:我為什麼會生病的核心問題。我是個極敏感的孩子,對於醫師,很容易去惦惦這個醫生有幾兩重,是不是”真心”在對待我;我不太容易信任別人,如果不是因為紹民很真誠的和我相處,全然的陪伴我,我想,我可能還是繼續逃避這個世界,繼續不信任別人吧…

紹民他知道我愛書,還會分享一些書單給我。我印象很深的是,我那些對這世界的不適應,青少年時期的憂鬱不快樂,他有次對我說:「你的感受我都明白,因為,我也曾經憂鬱過!」當時我聽了,真的嚇一跳,在我眼中很優秀的楊醫師,也曾經歷過像我這樣的時候?!還有一次,他對我說:「我們都一樣還在適應這個環境的體制。」

四年後,有一天紹民跟我分享,在光流瑜珈有很棒的心靈諮詢喔!

2007年11月,我和光流的初相遇,也是和光之藏的初相遇!現在想想,我真是來到了一個奇怪的地方(笑),這裡的人也很奇怪,會很熱情的擁抱(但是很溫暖!)第一次見到光之藏,那一天,我的靈魂非常非常激動,簡直是澎湃!!有好多張牌,我都可以靜靜地和祂互動,裡頭的愛、裡頭的光、裡頭的訊息,深深地撼動我!!因為這個緣起,我開始走上了自我療癒之路。

從能量療癒的角度看身心症,身心症的背後帶來的是一份很大的禮物!!

兩年了,從第一次去上光流的初階課程,那是這輩子,最快樂最好笑最感動的兩天!知道自己…一直被愛著,也可以愛大家!那是我生命蛻變很大的起點。還沒上課前,一看到教室裡的大光圖,竟一直哭一直哭……我的靈魂好渴望回家,我真的等待太久太久了!!透過心靈成長課程、透過能量診所的療程,漸漸地認識自己更多不同面向,現在的我,開始不會去害怕人群,不再感覺到與世界格格不入.更踏實更開心的活在這個地球上。

我開始體會到,原來,這都是為了重新讓我們記起我們內在的力量,而特地為自己所量身打造的課題。有很多「地球不適應症」的光之子,一起來到這個地球,我們擁有敏感的特質,可以幫助更多的人!

以上僅為各別成功案例,不代表任一客戶均可達到其成功案例效果,最終治療結果會因客戶本身體質條件與治療方式而有差異。